12月1日下午,北京市盲人學校的學生丁緒容提前半個小時就到了北京朝陽醫院,她穿上“光盲計劃”的小志愿者馬甲坐在眼科候診室。在這里,即將有一場特別的演出。


下午2點半,伴隨著掌聲,丁緒容以一曲葫蘆絲經典曲目《月光下的鳳尾竹》開啟了這場小演出。這是“光盲小志愿者”在朝陽醫院眼科的首場演出,與她同行的還有閆文博與馬明,他們都屬于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成員。


這場演出是北京市盲人學校與朝陽醫院眼科的一次嘗試,希望盲孩子的音樂可以穿透眼疾阻礙,撫慰患者。


12月1日,北京朝陽醫院眼科候診室,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成員丁緒容表演葫蘆絲經典曲目《月光下的鳳尾竹》。

 


有視力障礙的小志愿者

 

在丁緒容演奏完《月光下的鳳尾竹》后,65歲的患者家屬朱志芳搖著輪椅來到丁緒容身邊,對她一個勁兒贊嘆,并自告奮勇清唱了《四渡赤水》的節選曲。

 

朱志芳正在等著眼科的叫號,她已經帶著扁桃腺潰膿的小孫女來朝陽醫院輸了兩天液,因為孩子眼睛有點紅,所以這次朱志芳又帶著她來眼科做檢查。

 

12月1日,北京朝陽醫院眼科候診室,一名就診市民正在鼓勵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成員丁緒容。

 

隨著馬明用琵琶開始演奏《送別》,朱志芳又小聲跟唱了起來。

 

3年前,朝陽醫院眼科醫生陶勇開始與北京市盲人學校合作,為這里的孩子進行定期義診。陶勇感覺,這里的孩子們很有表演欲望,也很愛交流。

 

“孩子們聽說我們有很多社會上的志愿者來幫助就醫的患者,他們也想參加,我們就萌發了邀請視障孩子們來做小志愿者的想法?!碧沼抡f。

 

于是,在11月8日,“光盲小志愿者”公益項目在朝陽醫院落地。項目希望通過公益表演,為患者營造輕松、舒適的就醫氛圍,緩解焦慮情緒,同時助力盲校學生樂觀向上、自立自強,更好地融入社會。

 

12月1日,北京朝陽醫院眼科候診室,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成員馬明在志愿者的引導下準備登臺。

 

 

用音樂“看”到這個世界

 

這是孩子們第一次來到眼科做志愿服務,為了這次演出,他們提前半個月就開始了準備。

 

排練的時候,為了不打擾別的學生,12歲的丁緒容拿著手機貼近耳朵。手機里傳出老師吹的葫蘆絲曲子,她小聲跟唱樂譜。

 

上六年級的她,因為習慣了低視力的眼睛,甚至覺得在學習樂器的時候自己要比其他人輕松?!叭绻凶V子的話,想要脫譜還是需要一定意志力,而我習慣了依賴耳朵,把它磨成習慣,聽錄音背譜子可比看譜子輕松多了?!?/p>

 

去年丁緒容參加了一場夏令營,結束時負責人和媽媽偷偷給她策劃了個生日禮物。他們準備好各種演出設備,還給場地布置了氣球,邀請很多社團的志愿者來做觀眾。

 

丁緒容演奏了一首曲子。結束后,雖然看不清,但是她能感覺到大家的驚艷。這次,丁緒容很驕傲自己也能成為志愿者,用音樂安慰其他人。

 

作為民樂團的首席二胡演奏者,閆文博被邀請參加了2022年北京冬季殘奧會開幕式演出。他也是民樂團唯一被選中的學生。

 

不到一個月的排練時間里,他每天六七點從訓練基地出發去鳥巢,凌晨1點左右才趕回休息。

 

11月22日,北京市盲人學校練習室,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成員張博文正在聆聽樂譜。

 

72歲的王新潮是閆文博的二胡老師,他帶著這個孩子入門二胡。閆文博摸著老師的手和臂膀,聽他說著唱著,一點一點學,現在已經能拉出演奏級別的曲子。

 

閆文博最擅長的是一首名為《雪山魂塑》的二胡曲,這是作曲家劉文金晚年為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而作的二胡協奏曲。長達12分鐘的曲子,每次演奏完,閆文博都會一頭大汗。在這首節奏感強的樂曲里,他仿佛能看到紅軍行進的場景。

 

這次因為要來朝陽醫院眼科,閆文博特地準備了一曲《男兒當自強》,希望能給同樣患有眼部疾病的患者們鼓勵。

 

12月1日,北京朝陽醫院眼科候診室,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成員丁緒容正在記錄樂團其他成員的表演。

 

 

“音樂有力量”

 

民樂團指導老師鄭連生介紹,上世紀50年代,盲校便有了民樂團?!耙魳酚辛α?,它能把孤獨的孩子們凝聚在一起?!?/p>

 

現在民樂團里有32個學生和4個外聘老師,其中3位老師都是視力障礙人士,他們最能體會這群盲孩子學琴的艱難。

 

8年前,鄭連生帶著當時7歲的馬明第一次接觸到琵琶。馬明一下子就愛上了這個樂器,“琵琶柔和、明亮,擁有著屬于中國人的那種韻味?!?/p>

 

然而,琵琶是極富表現力和感染力的民族彈撥樂器之一,指甲入弦的深淺以及觸弦時與弦所交叉的角度都會產生不同的音響效果,揉弦與滑弦更是通過指尖透出臂、腕的力量。

 

因為沒有一點光感,馬明只能讓鄭連生將譜子讀出來給她聽,初學時,同一個音,鄭連生讓馬明從背后摸著大臂,再摸到小臂、手腕、手指,感受每一個音符怎么跳動。

 

接觸了這么多盲生,王新潮感嘆于這群孩子身上的靈性。學到三四年的時候,閆文博基本就能聽一遍曲子再跟著拉出來?!坝械暮⒆由踔谅犕暌槐閷I民樂合奏,便能將自己的樂器曲子挑出來演奏?!?/p>

 

“音樂有感染力,我們的孩子雖然有眼疾,但多才多藝自強不息,希望病人們看到以后也能樂觀起來?!蓖跣鲁闭f。

 

12月1日,北京朝陽醫院眼科候診室,朝陽醫院的醫護人員、患者與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成員合影。

 

 

北京市盲人學校民樂團部分成員

(11月22日攝于北京市盲人學校練習室)

 

丁緒容,低視力,練習葫蘆絲4年。 

 

張淼,全盲,練習古箏6年。

 

程子淇,全盲,練習柳琴四年。

 

石熙正,低視力,練習竹笛半年。

 

馬明,全盲,練習琵琶8年。

 

閆文博,視力狀況有光感,一級殘疾,練習二胡11年。 

 

 

攝影 記者 王子誠

采寫 記者 郭懿萌

編輯 劉晶 劉倩 張湘涓

校對 張彥君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