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上午9點多,山東菏澤單縣北城街道一男子落水,正在附近菜市場買菜的趙宏偉和鄰居們聞聲趕去。


鄰居拿來繩子,趙宏偉準備下水救人。他不會游泳,但想著消防隊離出事點只有2公里遠,救援人員很快就會來到,自己只要拽著繩子,拉住落水者,堅持上10分鐘,就能等到救援。


圍觀的人拍攝的視頻顯示,開始時,趙宏偉一手拉著繩子,一手扯著落水者。體力不支后,他兩只手拉繩,用腿夾住落水的人。隨后他被落水者緊緊拽住、抱著,中間他兩次松手落入水中,最終借助梯子兩人被成功拉上岸。


救人的視頻在網絡上傳播開來,但評論中更多的是對落水者“試圖拉人一起下水”的質疑和指責。


網友對落水者的質疑,趙宏偉說他并不認同,“他(落水者)也不想死,拉住我是求生的本能?!甭渌凶?0多歲,趙宏偉一直接稱呼他為“小孩兒”,擔心網上的評論會對他造成不好的影響。


據他講述,事情發生后,當日中午11點多,落水男子的父親就去家中看望過他。由于自己的手機下水救人時被泡壞,孩子父親賠了他一部手機。輿論發酵后,孩子父親打來電話道歉并再次表示感謝。


今年30歲的趙宏偉“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頂梁柱。他不敢多看視頻,也無法想象自己出事的后果。他說,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下午4點鐘,他還要照常出攤賣水煎包。


12月2日,趙宏偉(穿藍色毛衣者)拉住繩子,下水救人。 圖源:視頻截圖


以下是新京報記者與救人者趙宏偉的對話。


“我想119很快能趕到,我拉著他別往河里沉就行”


新京報:當天事發經過是怎樣的?


趙宏偉:2號上午9點左右,我去登法菜市場買菜,菜市場就在護城河邊。不一會兒聽見河邊有個女的喊“兒啊別跳,兒啊”。


我和幾個人就跑過去看,那個小孩兒穿的襖沒有被水浸透,還在水里漂著,離岸邊不遠。他爸爸就拿環衛工平時撈垃圾的竹竿,伸著去撈他。


我不會游泳,但看到有人從屋里拿了繩子,我就說我下去,你用繩子拽著我,我拉著他(落水者),同時趕緊報警。我就想著,“119”離我們這很近,都在北城街道,很快就能趕到,這段時間我拉著他別繼續往河里沉就行。


一個鄰居就報警了,我把襖脫掉,菜市場老板用繩子拽著我,我拉著繩子就下去了。


新京報:下水之后你是如何救他的?


趙宏偉:下水之后我一只手拽著他,一只手拽著繩子,把他往上拉。我感覺那個小孩也不想死,他拽著我,也不想掉到里面去。當時剛下去覺得水涼,后面一直在用勁,就感覺不到水涼了。岸上的人說的話我也聽不著,當時只想拉住他,等著救援人員來。


過了幾分鐘我一只手拽不動繩子了,就兩只手拽著,然后用腿夾著他。再后來我胳膊就沒勁兒了,兩次我都沒拽住繩子,落到水里。


那時候我也很害怕。我不會游泳,河里的水深,我踩不到底,嗆了好幾口水,擱鬼門關走了一趟。我在水里有啥撈啥,岸上圍了很多鄰居,他們有人伸下竹竿,有人又扔了繩子,最后弄來梯子,接力把我們弄上來了,我也很感謝他們。


趙宏偉和落水者被拉上岸。 圖源:視頻截圖


新京報:在水里時你有沒有什么想法?


趙宏偉:我心里有個底,救援人員來用不了多長時間,下去之后我也靠這個想法撐住。他們來了我倆都沒事,他們沒來之前,只要我不掉下去,他就死不了。


在水里也沒空跟他說話,就想著拉著他。


落水者父親曾去家中探望


新京報:上岸之后發生了什么?


趙宏偉:上岸后,也沒覺得冷,可能是劇烈運動之后也不覺得冷了。心情也緊張,鄰居拉我到澡堂泡了一會兒,我換好衣服就回家了。


當天上午11點多,小孩的爸爸就到我們家里,帶著禮品,對我表示感謝,也來看看我有沒有事,告訴我他家的小孩也沒事了。


我們都住在縣城,離得不遠,我也沒問他小孩為什么落水。


我下水的時候手機在兜里忘了掏出來,我本來想著修修能用就行,但是手機泡的時間有點長,沒法再修。小孩父親給我買了一部手機,我收下了。


新京報:后來有沒有再和落水者父親聯系?


趙宏偉:2號當時覺得兩個人都沒事,就無所謂了。今天網上視頻傳開后,他父親打來電話,一直說“對不起”和“謝謝”。其實對我來說,大家都沒事,這個事都過去了。


“溺水者的正常反應,人沒事就行”


新京報:是否有注意到網絡上“落水者要把救人者一起拉下水”的爭議?


趙宏偉:昨天我也看到評論了,但我覺得不是他們說的那樣,這是溺水者的正常反應。他很用力地抓著我,就跟抱著救生圈一樣,他不想掉下去。


我感覺他是不想死的,他要是想死,當時只要拽著我往河里撲騰兩下,我就不一定能拉住那個繩子,我倆就都沉了。他沒有做一些很過激的舉動,不想拉著我一起沉水。


我能拽住他的時候,他也很安靜,我拽不住的時候他也害怕。他拽我我理解,后面他也主動踩著梯子上去了。他還很小,才20多歲,就是個小孩,我擔心別人說這個小孩不好,昨天本來也想說一聲,但后來想著不要這個事弄得人盡皆知,等事情過去沒人再提就好了。


大家在評論里發幾句話不痛不癢,但是對人家小孩就是一輩子的事。如果小孩看到這些話,他咋想?有一些網友說報警之類的,我們壓根兒沒想這個事。


新京報:家人知道你救人的事情嗎?他們是什么反應?


趙宏偉:當天有鄰居給我媳婦打電話,說我掉河里了,讓給我送衣服。我媳婦抱著衣服開著車就去落水點了。


我媽媽在家里,不知道咋回事,只知道我掉水里了,給我打電話也打不通,以為我出事了。坐在沙發上,當時嚇得人都動不了。后來情緒緩過來后,媽媽沒有事了。


家里的人都覺得后怕,我也很害怕,如果真出事,家里不知道會怎樣。這件事不能想,一想就渾身發冷。


新京報:下次遇到類似的事情,還會這樣做嗎?


趙宏偉:我不想說這個事,這個事情我想想都后怕,我不知道我以后會咋選。也得看情況,如果當時一個人都沒有,我也不敢往下跳。這次是很多人在菜市場買菜,邊上都是鄰居。


爸媽只有我一個孩子,我今年30歲還有兩個小孩,一個三歲,一個五歲?,F在自己在錦繡花園小吃街有一個攤子,賣油條水煎包,能掙出自己吃喝,養兩個小孩。


昨晚和今天也有很多顧客問我救人的事情,我都會跟他們說,你們不用太關注了。畢竟把他(落水者)拉上來了,人沒事就行。


我只想保持正常的生活,下午4點還要出攤。


新京報記者 趙敏 彭鏡陶

編輯 楊海 校對 吳興發